欢迎登录人民新闻报官方网站! 全国征稿热线:400-8717-858;邮箱:rmxwbwlb@163.com
网站首页 >> 品牌强国 >> 文章内容

秋风泗水,韭菜花酱好滋味

[日期:2021-08-20]   来源:人民新闻报_人民新闻报  作者:人民新闻报_人民新闻报   阅读: 97053[字体: ]

    人民新闻报山东泗水讯(记者 张兆庆 通讯员何勇齐鲁大地多美味,四海之内共品鉴。又是一年夏秋交替之时,又到一年吃韭菜花酱的美好时节。韭菜在平常老百姓的家中是很常见的,不仅味道鲜美,还有独特的香味,它独特的辛香味是其所含的硫化物形成的,这些硫化物有一定的杀菌消炎作用,非常有助于人体提高自身免疫力。既然它营养丰富,对人体又有很多的好处,长期以来,人们对研究它的吃法可谓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若追溯中国人吃韭菜的历史,当开始于春秋时代。《诗经•七月》有云:“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春四月之初用小羊和韭菜祭司寒之神,可见韭菜在中国食用的悠久历史以及在当时的珍贵。元人耶律楚材《鹿尾》中也诗道:“韭菜酷辣同葱薤,芥屑差辛类桂姜。”上学时曾读到过诗圣杜甫的《赠卫八处士》:“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不由顿觉唇齿生香,口涎欲滴,便情不自禁地遥想诗人那位少年故交,想必也是位极其风雅之人,要知道俺们泗水乡下的老百姓都是拿镰刀割韭菜,人家却用刀来剪。


    如今,这韭菜是可以变着花样来吃的,韭菜的叶子、花葶和花朵均能作为蔬菜食用,除春季的头茬叶片肥嫩宽短,即可生吃,口感是辛辣中略带着丝丝微甜;熟吃则是配上泗水笨鸡蛋大火翻炒或配碗羊肉汤、蒸上几锅大肉包子,当然包饺子也是最鲜美。春去夏又来,韭菜一茬一茬地长出来,便是没有了初春萌芽时的生机饱满,非要等到这凉爽的秋季,等到韭薹顶端的韭菜花绽放开来,又是别有一番的滋味在味蕾啊。俺们山东泗水之地的老百姓对此则是当仁不让了,独爱这韭菜花,并且这里面还有一段浓厚的历史文化和当代第一书记在乡村振兴下的无私奉献。


    韭菜花的历史文化。韭菜花的食用有据可查到的是在汉代时期,《齐民要术•种韭》引汉代崔缇《四月令》说:“七月韭菁”。“韭菁”即韭菜花。原本以为韭菜花只是默默无闻的山野农家小菜,不想现在却被深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那就是可以同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季明文稿》、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王徇的《伯远帖》并称为“天下五大行书”的唐末五代书法家杨凝式创作的行书作品《韭花帖》。要说这杨凝式乃是五代时梁、唐、晋、汉、周五朝元老,官至太子太保,一生狂傲纵诞,被称为“杨疯子”。话说有一年秋天,他一觉醒来已是午后,便觉得有点饿,这才想起中午没有吃饭。恰此时,宫里面给他送来了一盘韭花,吃起来特别美。为表达对如此美味之物的感激之情,杨凝式当即写了一封“谢折”,其中便有“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然后派人送往宫中。这《韭花帖》共7行,不仅是章法独特,字句疏朗,笔致萧散,澄静精绝。还因为是笔札,随手而写,每个字都趋于平和简静,意趣闲逸,而通篇又具装饰意味,给人有一种疏宕旷远之感。在字的结构上也极富变化。清代王文治专为此著诗云:“韭花一帖重谬琳,千古华亭最赏音。想见昼眠人乍起,麦光铺案写秋阴。”恰是这本不经意写就的一封手札,可能连杨凝式自己也未曾在意,谁知后来竟成为传世之宝。这幅颇具传奇色彩的绝世之作,其缘由就是那一盘韭菜花,无疑成为了后世一段佳话。所以说,如今我们能品尝到韭菜花,这也能算是雅俗共赏的一道“品味菜”了。


    乡村振兴下的无私奉献。蓝天白云下,宁静美丽的泗水乡村里,一个男人有力的双手紧抓碾棍,推着古老的石碾向前转圈。石碾上,是绿绿的韭菜花,湿润的碾道上飘出缕缕韭菜花的香气,跟在后面的大姐专注地扫着碾道上的韭菜花。轧韭菜花,这是泗水乡下最常见的场景,不常见的是男人轧韭花。农村的石碾,几乎是女人包揽的天下,男人的天地则在大江南北。可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怕别人嘲笑他轧韭花呢?因为他是第一书记,他要轧韭菜花、卖韭菜花帮群众脱贫致富,实现乡村振兴。他就是泗水县派第一书记中册镇工作队队长张兆庆。正值韭菜花的飘香时节,为增加农民收入,他组织村里群众10余人收购、采摘丰前庄村、丰后庄村、北临泗村等村的韭菜花以及本地辣椒“线椒子”,按照老配方用石碾轧“韭菜花”卖。在他带动下,村民在韭菜地里忙碌起来,他们摘花、剪花、筛花、簸花,忙得不亦乐乎,这也就出现了张兆庆和丰后村村民同轧韭菜花的感人一幕。为深度挖掘“韭花酱”优质农产品的商业价值,他多方请教江南大学等高校的食品行业专家,设计产品商标和广告语,量身定做玻璃瓶和手提包装礼盒,提升产品档次和吸引力。如今,他微信圈里都是卖这韭菜花,卖着卖着就把韭菜花给卖到了山东广播电视台,被大家戏称为“网红书记”、“明星书记”,甚至卖韭菜花的事迹还登上了学习强国进行全国推广学习。近期,还计划邀请泗水知名网红开展微信直播带货推销,真正让这土生土长的美味走进千家万户。“乡愁来自田野,健康源于自然。”泗水县诗词楹联学会名誉主席尤鹏为张兆庆撰写楹联,便饱含着对他的赞许与敬意。


  “自然味道本天生”,就让我们留住这舌尖上的乡愁吧。再过段时日,便到中秋。用韭菜花制作成的韭菜花酱,更是成为泗水寒冷冬季里的一道美食,最拉馋的当属韭菜花酱拌面条。冬天冷,擀一把手擀宽面条,开锅就盛,热腾腾的手擀面拌上红艳艳的韭菜花酱,吃的是让人大汗淋漓,嘴巴辣得“嘘嘘嘘”的光想吃!乡下冬天缺菜,有了韭花酱,便可以从秋吃到开春。此外,韭菜花酱的吃法也是多得很,韭花酱腌扁眉豆,卷在地瓜干煎饼里,可以当菜肴。在泗水最普遍吃法便是喝羊肉汤、涮羊肉,尤其是吃涮羊肉时,将切得薄薄的笨山羊肉,一片片放进热气沸腾的羊汤中涮那么一下,再蘸着调配好的韭菜花酱,就可以大快朵颐了,倘若再点上一碗特气腾腾的熏豆腐,舀一勺韭菜花浇在上面,就上一口大烧饼,便成为世间少有的美味,滋味鲜美到令人怀疑人生。

还有呢,泗水的乡下人很是热情,倘若碰到谁家正在压韭菜花酱,您去要一点,她们恐怕一定会给您盛上满满一大碗哩!

责编: 李奇林  审核:刘印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